天天撸,天天射,天天干,天天日,天天操,天天色
百年古村著舊韻
2020-01-06 12:01 來源: 海南日報 編輯: 莫中圓 【字體:   打印


萬寧萬城鎮保定村已有八百多年歷史。

文\海南日報記者 袁宇

行走在萬寧的鄉村,是與在城市完全不同的感受。

不同于城區千篇一律的鋼筋水泥,石墻、石屋、石板路;古樹、古井、古院落;有花有草,有蟲有魚……在萬寧,每一個古老村莊,幾乎都有自己的傳奇故事。

文天祥堂弟文天瑞避瓊定居曲沖村,南宋抗元名將陳瓚后人定居水溝村……悠悠歲月,這些老村,沉淀了歲月痕跡,在千百年滄桑變幻中,靜靜演繹千百年來的風云故事,默默承載著萬寧的文化印記。


萬寧龍滾鎮福塘村。

A 福塘村:僑鄉景致幽

河水、海水、藍天、白云、綠滿山,走進萬寧市龍滾鎮福塘村,眼前是畫卷般的美麗風景,龍滾河靜靜淌過,檳榔成林,山頭上種滿菠蘿,時不時,清涼的海風拂過小村。這是個被大自然寵愛的小村莊。

福塘村及其所在的龍滾鎮是萬寧有名的僑鄉,也是萬寧有名的菠蘿之鄉。

“這是村里最漂亮的樓房,造價上百萬元。”福塘村黨支部書記曹圣吉指著村口一棟3層小洋樓說道。在福塘村,像這樣的樓房還有不少。“靠著種植業、養殖業、近海捕撈和外出務工經商,村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

過上了好日子,福塘村村民也沒有忘記苦日子。曹圣吉說,在以前,數以萬計的萬寧人冒著生命危險,遠下南洋謀生,其中就有不少人來自福塘村。

坐落在福塘村中的一座青磚瓦房就是這段歷史的見證者。瓦房有2層,由青磚砌成,內置木樓梯,古色古香,充滿南洋情調,與周邊的小洋房相映成趣。

“這是老華僑蓋的老房子。”曹圣吉介紹,這棟樓大家也叫它南洋樓,是村民曹圣彪、曹圣參、曹圣彬三兄弟早年去印尼謀生的祖父曹世勲修建的,曹世勲100多年前下南洋到印度尼西亞謀生,賺來的血汗錢寄回家建了這棟樓房,以報答父母養育之恩。

老宅雖然經歷了世紀風雨,卻仍然風姿綽約。站在老宅庭院里,樹影綽綽,涼風涌動,十分愜意。

奇香泉則是福塘村另一處記錄華僑故事的標志性建筑。1950年春季,福塘村南洋華僑曹世東、曹圣松等23人捐資打成一口可供全村人飲用的水井。

“村里人過去都喝這口井里的水。”曹圣吉說,吃水不忘打井人,過上了好日子的福塘人沒有忘記當年為家鄉父老們捐款筑井的愛國愛家的僑胞們,他們在老井原址處建起了紀念亭,亭上書對聯:福地人家千秋嬌艷,塘池泉水萬代甘甜,橫批:奇香泉。對聯聯首巧妙嵌入福塘村的村名,可謂獨具匠心。

在福塘村,風無處不在,也送來清新。“村子未來會更美,更好。”曹圣吉說,福塘村的北面是龍滾河,東面是大海,西面是青山,資源十分豐富,“現在村內已經完成硬化,并且栽種了3.1萬余株鮮花,村莊風貌進一步提升。”

下一步,福塘村還將繼續完善村莊基礎設施,并建設景觀涼亭、漁家碼頭、旅游服務中心等公共服務設施,打造登山棧道、房車營地、蔬果采摘體驗園等旅游體驗項目,通過鄉村旅游將僑村面貌展現在更多游客面前。


養育保定村人的古井。

B 保定村:古村文教盛

連片的明清古民居飽經風雨侵蝕仍巍然屹立,曲折幽遠的鵝卵石小道,通往村中各處,古廟、古宗祠道出歷史的滄桑和曾經的輝煌……位于萬城鎮太陽河畔的保定村,是一座有著800多年歷史的古村落。

據《萬寧縣志》記載,宋淳熙四年(1177年),保定村已有人居住。當時,萬安軍知軍湯鸴追擊南峒叛寇王利學至保定,宿營佛公嶺下,夜夢觀世音菩薩攜游佛公嶺。因紀其夢,遂建佛公嶺佛寺——永寧堂。

永寧堂也被稱作是保定八景之一。保定村黨支部書記李斌介紹,永寧堂現今叫作慈云寺,是后來重建的。保定村有佛嶺奇觀、云梯崇翠、枕石聽鶯、石上登仙、石室波流、曲水回環、龜石朝天、七星布野等8個景點,在縣志中有記載。

根據記載,古時,永寧堂旁建有文廟,是古代士林學子讀書的地方。清代歲進士、保定村人朱瓊香曾寫下“讀罷永寧古寺中”的詩句。后來,國民黨陸軍中將、保定村人蔡勁軍在佛公嶺上創辦四維學校,1950年更名為“保定小學”。

走進保定村,除了秀美的自然風光外,最吸引人眼球的當屬村內的古建筑群落。


萬寧萬城鎮保定村古民居。

在保定村內,保存最大最好的古宅群落有著40多棟古屋,古屋一行行,間鋪紅磚路,房與房之間也以紅磚鋪就,建筑群落古樸卻有質感。

李斌介紹,這個古建筑群落是村內朱氏人家的祖宅,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古屋是當地常見的十柱屋與廿柱屋,屋子圍繞大圓木柱建設,柱與柱間以厚木板連成板墻,每根圓木柱底座設有圓石墩,防潮防蟻蟲,最外側墻壁以紅磚砌成。“這種房子既漂亮,又實用,能夠保存很長時間。”

朱氏古宅前還懸掛有“大夫第”“儒林第”等牌匾。“這說明朱家先祖是官員”,李斌說,保定村從有記載以來,便以重文興教聞名。在保定村志中記載,明清兩朝,不時有官員及士人后代遷入保定村居住。

如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萬安軍主簿王麗珠之子王得安遷居保定村,成為保定村王氏村民始祖。明清兩代,保定村朱、王、李、蔡4個姓氏子弟中,考取科舉進學的儒生有68人。其中按清代科舉制設規定:萬州每3年考選優秀才子進學名額為12人,蔡氏兄弟就占6個名額。步入民國,保定村考取大學的有25人,其中不乏考入北京大學、上海復旦大學、美國柯利桑納大學和奧荷華大學的學子。

李斌還介紹,新中國成立后,教育依然是保定村的頭等大事,先后設立教育基金會等激勵學生,從1950年至2016年,保定村考入上海交通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高等院校的學生達到200多人,“我們也將把濃厚的讀書風氣、淳樸的家風民風,代代傳承下去,為保定村的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新血液。”

據介紹,文教興盛的保定村正計劃發展鄉村旅游,為村民開辟新的致富路子。

保定村計劃沿著保定灣打造觀光風景線,把海岸線打造成為一個大景區,大力發展鄉村游,把游客吸引到千家萬戶,推進農民就地就業,大力發展全域旅游,以農家樂、鄉村游等來帶動村民致富。


航拍扶峰村。

C 扶峰村:父子三代扶功名

走進萬寧市萬城鎮南島村委會扶峰自然村,進入眼簾的是清一色的紅磚瓦房,古樸而簡約。村子中央,是一座已有300多年歷史的老宅。

這座古宅據傳建于清代康熙年間。村民許宇介紹,清康熙年間,許家先祖許尚進做了官,在獅子嶺腳下的扶峰村建設祖屋,“當年建房的排場很大,8棟大屋的房梁幾乎同時立起。為了建房,當時附近村子的勞力幾乎都被雇來了。”

關于這次建房,在扶峰村也流傳有許多故事。當地村民說,據傳當時由于干活的工人多,許尚進便在支付報酬上獨出心裁,他規定每天完活后,建筑師傅與小工都在同一口缸中抓錢作為當天的報酬,無論取多取少,每人只能抓一次。這種付報酬的方式十分新奇,效果也很顯著,再沒有人為干活討價還價。

許家祖宅由8棟三合院組成,總面積約2000平方米。每個小庭院正中是正房,天井兩側各有炊屋、雜屋三間。正房也是三開間的大宅,中間為廳,兩側為寢室。這些老屋雖然歷經風雨,不少門楣雖已褪色,但房屋橫梁上仍然可見古樸、精美的雕刻。

許家老宅的大名叫作許敦仁故居。許敦仁是許尚進的曾孫。《萬寧縣志》記載,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許敦仁中丁酉科第一名拔貢,選任廣東翁源、欽州訓導,后升江西省上高、武寧知縣。

許家祖屋外墻以紅磚包砌,每一間正房均以二十條大木柱支撐。仰頭看,滿屋雕梁畫棟,飛燕或以蓮花裝飾,正梁刻有福、壽等字樣,工藝精湛。正房的兩側墻壁均是原木制作,質樸厚重。

許家祖屋房屋設計精妙,采用天料、胭脂樹木等優質木材建造,墻體由3層磚砌成,墻體磚縫用白石灰漿涂抹,屋頂脊帶和前后斜緣帶也用白石灰漿塑成,整座房屋十分堅固,能夠有效對抗臺風。

海南建筑專家陳孝京曾在扶峰村現場考察,他認為,許家這座民居院落,其整體設計布局精巧合理,是典型的明、清海南民居建筑風格,也是海南現存年代較早、保存完好的私人民居群落之一。


萬寧萬城鎮扶峰村許敦仁故居。

在許家祖屋盡頭的香火室里,正對著門口的香火臺上,掛著兩塊牌匾。牌匾紅底金字,分別寫有“文魁”“拔元”。這是一份珍貴文物,雙匾都刻于清乾隆年間。“文魁”右邊題有“乾隆七年庚辰科二十四名舉人許咸德立”字樣。“拔元”牌匾右邊題有“乾隆四十二年丁酉科第一名拔貢許敦仁立”字樣。

雙匾的背后,是扶峰村許敦仁“一家三代官”的故事。道光《萬州志》記載:許成德,字純甫,扶峰人。天姿曠達,文詞同流。專遜志于詩書,一切治生之謀,皆其所不屑。乾隆庚辰登賢書,授樂昌訓導。彼時父翰魁司鐸潮陽,子敦仁司鋒翁源,春風桃李,三代并著,亦足征一門之盛云。

在扶峰村,與許家老宅相似的民居還有20多棟,都是土木結構紅磚青瓦房,整個建筑群面積達5000多平方米。2015年,許敦仁故居被海南省政府確定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除了有古屋、美景之外,離扶峰村不遠還矗立一座青云塔。”南島村黨支部書記陳海四說,這座塔最初修建于明朝萬歷年間,后被毀,清道光十二年重建,此后幾經劫難與恢復,保存至今,“來扶峰村,不僅可以看大宅、賞古塔,也能游覽小海、花田,品嘗最正宗的海味。”

本文圖片均由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版權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網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務
主辦: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  
瓊ICP備0500004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0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